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新聞資訊 > 快訊網站首頁快訊

“氣荒假象”?過山車上的LNG

  • 2021-01-25
  • 來源:能源雜志
液化天然氣(LNG)的價格終究還是從高位跌落。

液化天然氣(LNG)的價格終究還是從高位跌落。卓創資訊數據顯示,1月21日國內LNG標桿價格為5612元/噸,相比十天前9927元/噸的高位已經回落約43%,這場如同2017年冬“氣荒”再現的錯覺也基本告一段落,但顯然本輪LNG價格的起伏并非是實質意義上的“氣荒”,與往年因供應大幅缺口而催生的價格暴漲內核不同。

回顧2020年LNG的市場價格,受疫情影響天然氣消費側長期低迷,1-11月國內天然氣市場整體供需形勢異常充裕,LNG市場價格普遍處于近年低位,國際天然氣期貨曾出現的負價格更是深深嵌入2020的標簽。

這份平靜被12月突如其來的歷史性寒潮打破,超預期的低溫攪動了市場需求,局部地區出現時段性供應缺口,LNG市場價格更是兩度出現過萬的市場行情,華東地區到站價甚至高達1.2-1.3萬元/噸,這已經超過了2017年冬的最高價。

而價格的迅速回落,至少說明了市場供需趨于寬松,也就是說國內并不缺氣,那么究竟是什么催生了這場短暫的“氣荒假象”?數年前就開始老生常談的諸多天然氣行業短板究竟有多少長進?

“氣荒假象”?過山車上的LNG

LNG價格過山車是誰的責任

有數據顯示,2020年12月諸多省份確實存在天然氣缺口。其中湖南省缺口最大:長沙200萬方/天、株洲20萬方/天,加上湘潭、常德、邵陽等市,合計約300萬方/天;其次是安徽省,合計缺口約200萬方/天;再次是湖北省,主要是武漢缺口150萬方/天;然后是江蘇省,合計缺口約100萬方/天。除此之外,包括氣源地陜西、山西等省市在內也在短期內出現數量不等的缺口。

缺口催生了價格的暴漲。從亞太行情來看,日韓LNG現貨價格指數(JKM)從12月開始便連創新高,進入新年后,JKM現貨LNG價格不斷翻番,兩周內便達到近40美元的高位,相比2020年4月1.83美元/mmbtu的低價格,翻了近20倍。

從國內市場來看,金聯創統計數據顯示2020年全年全國LNG月均指數均價為3305元/噸,較2019年同期下滑12.65%。其中,前三季度,月均指數均價為2935元/噸,較2019年同期下滑21.37%。2020年12月全國LNG月均指數價格為6321.29元/噸,較2019年同期上漲51.34%。

究其成因,最直接的便是極寒天氣的出現。今年冬季亞洲地區平均日溫遠低于過去五年的均值,北京甚至出現所謂21世紀以來的最低氣溫,全國大范圍受寒潮影響,燃氣供暖需求進一步提高,極端天氣的出現打了各地一個措手不及。

回顧2017年冬“氣荒”的成因,發改委在2018年4月新聞發布會上給出官方答案,總結以下五點原因:一是上游勘探開發投入不足,產能建設滯后;二是供應體系不夠多元,油企是指中亞管道氣供應能力波動;三是管網互聯互通程度不夠;四是儲氣調峰能力不足;五是供用氣沒有實現合同全覆蓋,個別地方有盲目發展、無序發展的問題,特指全國性“煤改氣”過程中存在的激進等現象。

LNG標桿價格走勢圖(2020年1月-2021年1月)

“氣荒假象”?過山車上的LNG

數據來源:卓創資訊

回到今年LNG的波動問題來看,上述五種原因已經不足以解釋。首先,國內天然氣供應并無大缺口,從氣源來講,國家統計局最新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天然氣總產量同比增長9.8%,達1888億立方米;中國天然氣進口量10166.1萬噸,約為1413億立方米,與2019年同期相比增長5.3%。供應側總量并未出現大量缺口。

其次,從消費側來看,受疫情影響下長期低迷的消費市場使得市場對終端需求的預測出現慣性思維,致使在預案上出現放松。2020年10月之前全國消費量增速一直處于極低的水平,對于LNG價格預測也并未考慮到冷冬和寒潮的出現。

“氣荒假象”?過山車上的LNG

數據來源:上海石油天然氣交易中心

此外,管網互聯互通的問題是國家管網公司的首次應戰,在進入實質運營期兩個月左右的時間便不得不趕鴨子上架一樣地應對冬供,在管網改革仍在推進中的情況下,很難保證國家管網與“三桶油”、城市燃氣公司之間的協同一定順暢無阻。

當然,基于民生問題,“三桶油”也會積極配合冬供,據了解,1月8日當日,三大油企合計供氣量12.1億立方米,占全國總供氣量的91.6%,其中,中石油供氣7.85億立方米,中石化供氣1.93億立方米,中海油供氣2.33億立方米。國家管網集團調控運營的管道日供氣量達7.7億立方米。

英國石油公司(BP)中國區首席經濟學家陳巧玲近期指出,運費的增長同樣推動了LNG價格的上揚。為了防控疫情,巴拿馬運河每天允許通過的LNG貨輪數量降到疫情前的一半。這導致途徑該運河前往亞洲的大部分LNG貨輪運輸時間被人為延長。巴拿馬運河的擁堵和限流使得許多船舶不得不選擇繞行,極大地增加了LNG貨輪的航程。

她特指出,“亞洲LNG現貨需求旺盛的根本原因,在于異常寒冷的冬季和疫情引發的非永久性需求增長。”顯然,這一增長具有不可持續性,LNG價格回落也在預期之中。

令人厭倦的老生常談

在2017年關于“氣荒”嚴峻形勢的集中討論過后,似乎近兩年就“冬供”這一話題市場已經提不起激情,從政策和企業動向來看似乎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政策在支持,企業在動工,學者在呼吁,但是從進展來看,短板依舊存在,天然氣供需體系仍然脆弱。

1月8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指出,入冬以來受大范圍強降溫等多種因素影響,全國用煤用電用氣需求大幅攀升,要堅持宜煤則煤、宜電則電、宜氣則氣,持續做好群眾取暖特別是北方地區取暖用能保障。

具體提出了五項措施:

一要組織氣田安全滿負荷生產,充分發揮儲氣設施應急保供作用,加強調度協調,有效保障有條件地區的供暖用氣;

二要督促煤炭主產區和重點企業在確保安全前提下挖潛增產,加強運力保障,有序動用儲備,多措并舉保持煤炭供需平衡;

三要安排好多種電源開機應對高峰電力需求,提升供電保障能力,加強對重點地區外送電支持,做好電力余缺互濟;

四要壓實各方保供責任,督促嚴格按合同保障煤炭、電力、天然氣供應,加強安全生產監管,及時查處價格違法違規行為;

五要完善能源保供長效機制,全面加強能源產供儲銷體系建設,加快儲氣、儲煤設施和應急備用電源建設,科學發揮煤電對高峰用電的支撐作用,切實保障能源安全。

摘取其中對天然氣行業的重點來看,簡而言之就是要多生產、有儲備上儲備、別炒作價格、儲氣設施還得建,產供儲銷體系建設仍需加強。實話來講,這些措施和話題早已有之,特別是儲氣設施建設的短板問題,目前國內已建設27座儲氣庫總調峰能力約120億立方米,約占國內去年天然氣消費量的4%,遠低于12%-15%的世界平均水平,儲氣庫建設與商業化模式仍需天然氣市場化改革在深水區的進一步推進才能夠得到最有效的方案。

經歷了2017年冬“氣荒”的惶惶不安,2020年冬這場時間短暫的“氣荒假象”再次打破了看似平衡的局面。如果一個寒冷的天氣或者說只需一個外來的供應缺口就能促成價格的劇烈波動,至少說明了天然氣產供儲銷體系的現狀脆弱性和戰略必要性。

TAG: 無標簽
Top 排列3走势图彩吧助手 dg真人 天津11选5走势图爱彩乐 香港赛马会透码部 北京快中彩20选8加4选1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查询 中彩网双色球走势图表 云南时时彩视频直播 浙江体彩6十1兑奖图 世爵娱乐平台怎么样lm0 幸运农场走势图(农场) 安徽快三开奖直播视频 一尾中特期期准百度 排列三走势图表图 bg真人音频 DG视讯app|游戏平台 重庆快乐10分苹果版